当前位置:足球比分网即时指数 > 足球 直播 > 正文

富途观察|巴菲特今年竟然卖出了这35支股票!

本文由富途资讯编译自The Motley Fool

作者:Sean Williams

沃伦·巴菲特,作为投资界所熟悉的「股神」、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今年来的一系列操作让人看不清楚,摸不着头脑。

在过去的55年里,巴菲特给伯克希尔的股东带来了相当大的利润——伯克希尔股票这55年的年复合回报率为20.3%,是标普500指数的年复合回报率(10%)的两倍多。

换个算法,根据巴伦的公式,自1965年以来,向巴菲特投资的1000美元今天的价值已超过2700万美元(截至2019年末),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可比金额约为20万美元。

但2020年的伯克希尔,看起来与巴菲特过去的投资组合和风格完全不同。

伯克希尔作为卖家的2020年

11月16日收盘后,伯克希尔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持仓报告。从历史上看,伯克希尔的基金只会改变少量持仓,无论是加仓、减仓还是清仓建仓。

然而,今年巴菲特投资组合的变动却偏离了轨道。自2020年以来(截至9月30日),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中有35只股票被减持或完全抛售。

被伯克希尔清仓的股票有:

美国航空集团

西南航空公司

达美航空公司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

西方石油公司

菲利普66公司

高盛

旅行者财产险集团

餐厅品牌国际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

好市多

名单上的前9只股票在今年的上半年被剔除,而长期持有的好市多是巴菲特在第三季度唯一清仓的股票。

与此同时,在2020年,以下的25个伯克希尔持仓股也被不同程度地减仓。而这些公司中只有极少数是在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业绩下滑后加入的。

减仓的有:

苹果

特许通讯公司

巴里克黄金

M&T银行

富国银行

PNC金融

摩根大通

万事达卡

Visa

纽约梅隆银行

同步银行Synchrony Financial

美国合众银行

Sirius XM

亚马逊

威瑞信

通用汽车

生化基因公司

DaVita

梯瓦制药

Axalta Coating Systems

森科能源

Liberty Latin America

Liberty Global (Class A)

Liberty SiriusXM Group (Class A)

Liberty SiriusXM Group (Class C)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第三季度,苹果和巴里克黄金也被减仓。而令人意外的是伯克希尔对巴里克黄金的减仓,因为其是在今年第二季度才被建仓的。

是康姆斯和韦施勒造就了现在的投资组合

如果你一开始想到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笔者向你保证,你不是一个人。

对于伯克希尔来说,以上的减仓是一种异常奇怪的行为,而只有一个合乎逻辑的答案能够解惑:巴菲特继续将日常投资活动的控制权给了他的投资副手托德 库姆斯(Todd Combs)和特德 韦施勒(Ted Weschler)。

即使老爷子本人从未承认过,也有许多迹象表明,库姆斯和韦施勒现在正在「把持」着伯克希尔的持仓。

例如巴菲特在之前的采访中就明确表示,伯克希尔不会放慢出售的步伐。如果巴菲特不再相信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往往会在几个季度内就会被完全清仓。

但在整个2020年,我们看到伯克希尔的减仓是非常缓慢的(在12例减仓中,每次减持通常都低于所持股份的9%)。而巴菲特本人并不是这样规避风险或进行清仓的。

另一个能说明问题的是,三季度巴里克黄金公司的持仓减少了40%以上。

很明显,伯克希尔在今年二季度购买黄金股就不像巴菲特所为,尤其是考虑到老爷子对这种闪亮的黄色金属的厌恶,巴菲特一直批评黄金缺乏实用性。二季度的买入更像是康姆斯二人所为。

但是真正暴露事实的是,巴菲特不会在买入一只股票后仅几个月就掉头出售超过40%的股份。

巴菲特放弃持股控制权的另一个迹象是伯克希尔在四大制药公司股票上建立的新头寸。

老爷子在过去10年一直回避购买医药类股,主要是因为他既没有时间也不想跟踪临床试验进展。

毫无疑问,伯克希尔第三季度买入的医药股是库姆斯和韦施勒所为。

此外还有一点,就是伯克希尔第一次打新股的云计算公司Snowflake。伯克希尔在9月份公司IPO的时候购买了超过610万股。而笔者认为老爷子是无法解释Snowflake的商业模式的。

最有可能的是,老爷子最近可能是在做「太上皇」——需要他的允许,库姆斯和韦施勒才能花一定数量的资本进行投资,但从过去三份13F文件中可以明显看出,巴菲特的投资组合或许已经不再是巴菲特的了。